从蛋品厂到罐头厂

2018-10-30 13:33
未知

  我是“文革”后第一批被分配工作的在校学生,于1970年12月25日到位于经二纬十路539号的济南蛋品厂报到。填写的《职工登记表》中有参加工作和参加革命工作两栏,后来我慢慢地领会到只要在国营企业单位工作,就是革命工作。

  我被分到出口苹果干加工车间。对于初出校门的我,上夜班还是第一次。寂静的夜空,满天的繁星,品味着略带鱼腥味的清新空气,心里竟泛起一阵阵兴奋。苹果经过去皮去核,修去残留表皮,横切成厚10毫米的薄片,穿到竹竿上再放到热风循环干燥烤房内,干燥20余小时后就做成了苹果干。每班要加工一万余斤苹果,每箱重50多斤,一个班下来要搬200余箱苹果。累得手腕生疼,胳膊都抬不起来。那个时候,很少有人骑自行车,都是靠“11路”也就是迈开双腿步量大地。上白班下夜班时还好,都是白天有公共汽车可以坐,到了上夜班下中班就惨了,只能跑着,即使有公交车,大部分还是舍不得坐车花那五分钱。

  “越冷越和弄水,越热越干高温”,这是食品加工的一大特点。那时候的冬天很冷,常常是“屋外大雪飘飘,大地冰冻雪封,屋里冰水满地”,加工苹果离不开水,有时洗干净的苹果上结满了冰碴,手一接触苹果,如针扎一样,冻得生疼。每到夜班的凌晨三四点钟,人困马乏,身为共产党员的班长带头唱起革命歌曲:“下定决心,不怕牺牲,排除万难,去争取胜利……”一时间大伙儿齐声附和,工作劲头高涨。

  蛋品厂以加工出口蛋黄粉、鸡蛋粉及蛋白片为主导产品。蛋白片则是制革、制版、照相、印刷等行业必不可少的原料。加工过程中,对环境卫生、个人卫生要求相当严格,生产车间每天要用乳酸熏蒸的方法进行空间杀菌消毒,严格实现无菌化操作。工人每年都要体检,除常规检查项目外,还要用一根长约30厘米的玻璃棒蘸取体内粪便检验大肠杆菌和沙门氏菌。带菌者是不能参加生产的。对于每年一次的这种体检,很多工人都很怵头,肚子里不好受的滋味要大半天才能缓过劲来。

  操作工人每次进入生产车间前,首先要洗澡,从内到外换上全套的工作服、帽子和鞋,戴好口罩。个人衣物饰品一律不准带入车间。在车间入口处,有专职卫生监督员检查督促人们剪去指甲、用毛刷去除指甲缝里残留的污垢,然后将双手浸入75%酒精溶液内浸泡。消毒后手不再接触任何物品,就连挪动工作凳也要用脚蹬。正是这繁琐而严格的规章制度,使职工对食品卫生、产品质量特别重视,培养了强烈的工作责任心,一丝不苟、认真操作的良好工作态度。

  直到1976年左右,鸡蛋制品停产,工厂加大了罐头食品生产的投入。1980年初,正式更名为济南罐头食品厂,成为一个中等的专业罐头食品加工国有企业。生产的罐头食品有肉类、水产类、水果类、干果类和蔬菜类五大品种系列。

  说起罐头不得不说的是芦笋罐头。因为芦笋罐头的生产,成就了罐头食品厂发展过程中一个鼎盛时期、一个辉煌的阶段。据报载:1984年全国芦笋罐头年产量达到千吨,而1985年我们一个厂芦笋罐头的产量就达到了一千吨以上,到1988年芦笋罐头产量达到四千多吨,加上其他罐头,年产量接近万吨。芦笋罐头多次在国际上获得金牌、银奖等诸多荣誉,成为济南市创汇大户。

  “轻工不轻、重工不重”,这是人们经常说的一句口头禅。芦笋罐头生产也打的是“人海战术”,生产旺季雇用季节性工人多达三四千人。每到吃饭时间,院子里、饭厅内,甚至是厂子附近的大街上,到处都是白晃晃穿着白色工作服的工人。“只有上班的点,没有下班的点”,这是车间生产工人熟知的生产作息规律。为了保持原料的鲜嫩,原料基地的农民每天早早地就要收采芦笋,经分级、装箱、过磅后,运到厂里时一般都是中午时分。车间生产分为两班,忙的时候要24小时连轴转、两班干对头,当天进厂的原料当天必须加工完毕。在生产线上紧张忙碌一天下来,可见轻工线日这一天更是创下了日产芦笋罐头89.9吨的最高水平。现在回想起来,仍觉得难以相信!

  日常罐头产品检验都是车间和厂检验科二级检验,出口罐头还要申报国家进出口食品检验局检验。每天上班后第一大任务就是车间质检组对前一天产品开罐检验,检测产品感官、风味、内容物含量等各个指标,用检测后的数据来修订当天的生产指标参数、指导生产。开罐检测后的铁罐都报废了,看着也是心疼得不得了。每到开罐的检验时间,我们也会前去品尝罐内食品,大快朵颐、尽享美味。

责任编辑:admin